首页>交流集锦
一个普通台湾姑娘笔下的“两岸关系”
北京青年报 2016-06-04

 

在北京工作的台湾女孩郭雪筠住在地铁沿线的一个建好几十年的老小区中,和许多“北漂”一样,她每月花1500元租住一间次卧,每天走十五分钟坐地铁上班,一路经过麻辣烫、肉夹馍、凉皮、手抓饼的摊子。

在大陆的日子即将进入第5个年头,郭雪筠讲话仍有着台湾的气息,但zh、ch、sh咬得很清晰,还学会了儿化音。

“世界这么大,说不定去北京也不错?”2012年,抱着这样的想法,郭雪筠申请了北京大学的研究生并获得成功。在北大上学期间,她用“爱台北”为名在豆瓣上开始写系列日志——《台北女孩看大陆》,日志同名图书本月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在大陆发行上市。“希望能够大卖!因为我可以赚得多嘛,而且我真的希望大陆书市上能有一本写两岸交流互动的书,能够让大陆人了解一下,台湾人不是那样子的。”

虽然有过在台湾被批评的顾虑,甚至一度不敢用自己的真名出书,但她现在已经没了这样的纠结,她想也在台湾出版这本书,“希望台湾人能够了解大陆,不是一天到晚看到脏乱差、经济好,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北京北京

2011年,郭雪筠大学毕业,进入台湾一家中型餐饮公司做秘书,一个月工资3万台币,约6000人民币。

她身边的同学大多不着急找工作,做自己喜欢的事,让自己快乐,她羡慕他们的潇洒——他们不在乎工资多少,做自己喜欢的事,存到钱就旅游。用她的话说,自己匆匆找了个工作,麻木地活着,不快乐也不痛苦。

“当时虽然每天吃吃喝喝,老板对我也很好,但我觉得自己不想这么过,现在拿6000(折合人民币),以后还是这样。”她想,在北京、上海工作前景会更有“盼头”,5年后会很不一样,而在台湾,20岁可能就会看到40岁的生活。于是她成为系里第一位申请大陆学校的学生,并且被北京大学录取。

“留在大陆工作,是我来这里之前就想好的。”

在北大毕业后,她到上海一家待遇还不错的公司做了半年公关,去年2月辞职回到北京,租下了现在这间每月1500元的次卧。“也不好意思和家里要钱”,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前,她做过玻璃展的翻译,也帮一家台湾公司卖过内衣,穷困潦倒的她会在小区街边,买麻辣烫、5元的肉夹馍,“很好吃的!”

在那段迷茫的时间,她会在半夜偷偷躲在被子里哭,书已经签约,但是又没有进一步的消息,“那时我想过要回台湾,但是我想要在大陆看着书出来。”后来,书确定要出了,她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继续着在大陆租房、上班、交朋友的日子。

“北京的房子真的太贵了,台北的一居室可能也就2000人民币。”她也会抱怨北京的房价,却依然决定在这个城市生存下去。

 

误解重重

目前的生活也许是十几年前的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那时的地理课要求记大兴安岭、秦岭的位置和大陆的各省区,让对大陆很陌生的她感到很困难,“觉得又不会去,为什么要学这些。”去过大陆的地理老师说有一种老奶奶花生糖特别好吃,同学们在私下议论“大陆东西能吃么”。

逐渐,媒体上多了对大陆经济起飞的报道,“比如某某去了大陆,发展很好。台湾人觉得到大陆语言也很通,可以闯一闯。”郭雪筠说。

大陆开始在台湾成为一个重要的话题。大三的时候,有一堂课叫做“两岸关系”,老师拿了很多大陆领导人的照片给同学们看,但大家都会认错,“我发现对大陆太不了解了,老师也很吃惊!”

郭雪筠决定通过网络论坛了解大陆,便有了在天涯和豆瓣上的试水。突然有一天,“台湾人说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的话题刷爆论坛。但和许多台湾网友一样,郭雪筠没有听说过传出这个说法的综艺节目,在网络上也只是检索到一小篇报道。当论坛上关于台湾人是“井底之蛙”的批评声再度甚嚣尘上时,她自己在办公室和社交媒体上调查了一下“台湾人是否真觉得大陆人穷”这个话题,结果发现身边的台湾人都说,“啊?穷?大陆近几年经济很好啊!不是很爱买名牌吗?”当他们知道是某综艺节目闯祸后,都非常不以为然,“哎呀综艺节目讲话也要相信?”

“明明是节目的问题,却伤害到台湾人的形象,让大陆朋友认为台湾人都是没见识的笨蛋。那时我心底就默默决定了,我以后一定要到大陆发展,一定要把台湾人的想法亲自告诉大陆朋友。”她在豆瓣日志上写道。

 

生活差异

大陆男生不耐看,但是还挺耐用的“你到北京后,会碰到很多富二代吧?”当她真要去北京上学时,身边的好友十个里有八个都交代她,带个富二代回台湾。

初来乍到,虽然没有碰上富二代,但大陆男生还是让她惊讶了一把。

与出门前喷发胶,穿着花哨的台湾男生相比,大陆男生确实“不修边幅”,但是大陆男生很喜欢请女生吃饭。来到大陆后的第一次去饭店就是外系男生请客,地点在麻辣诱惑,那里的馋嘴蛙成了她的最爱。“台湾男生很少给女生买单,一般都是AA,后来被大陆男生带坏了,我现在回去觉得台湾男生好小气,为什么60元电影票你要和我分……”

她感觉台湾男生会更心细,比如帮女生开门,不过“大剌剌”的大陆男生让她更喜欢,也差点和大陆男生交往,可惜有缘无分。她有几个台湾朋友找了大陆男朋友,表示刚到北京时“很震撼”,为什么男生对女生这么好,会买单、会让女生骂。“我们觉得大陆男生不耐看,但是还挺耐用的。”

大陆男生也会在二十五六岁时就在豆瓣征婚:“北京户口,月入8000,家里另有一套房,真诚找个媳妇。”在她看来,这本是35岁以后才该说的话,生活在13亿人竞争的世界中,在“你有没有北京户口、你看某某某收入都有两万”的环境中,大陆的年轻人似乎比台湾年轻人更早明白现实世界运作的道理。

让她吃惊的还有要用热水瓶去开水房打水,吃完饭以后食堂会有人擦桌收盘,印象最深刻的当属学生宿舍的公共澡堂——没有门,也没有隔间!起初她还戴上隐形眼镜默默观察,但发现周围的女生都很淡定,还有人大声唱歌,“我第一天洗完就习惯了。”

“毕业后,澡堂成了我很美好的回忆。在人人都西装笔挺的办公室,真的怀念大家互相搓背、递澡卡的日子。”郭雪筠在书中写道。

在北大的日子,虽然没去过几次图书馆,但是却经常和大陆的同学们吃烧烤、小龙虾、玩三国杀。作为班上不多的台湾女生,郭雪筠一入学就很受欢迎,女生们学她的台湾腔,和她聊康熙来了,男生也跑过来主动和她说话。

“我有一点很感念的就是,我那时候到北京人生地不熟的,很多人觉得我是台湾人,会对我很亲切。我为什么看大陆偏正面,是因为我收获了很多友谊,我要回报他们,看到对方的好。我在社交媒体上或者回到台湾也很少批评大陆。”她也希望,台湾人在台湾看到大陆人,也对别人好一点,多看到别人的优点。

 

增进了解

“有些人可能是从工作开始认识大陆,我是从学校开始认识大陆的,我的同学对我很好,很可惜的是近200万台湾人在大陆,但为什么两岸还是不了解。”这成为她在豆瓣开始写《台北女孩看大陆》系列的重要动因。

着手写豆瓣日志是在2013年的8月。在写毕业论文《台湾年轻人的大陆印象》时,她发现一些大陆学生到台湾去会写一些东西,但是在大陆的台湾年轻人没有写过对大陆的认知,在大陆的书市上,有关两岸的书很少,能找到的可能就是廖信忠的《我们台湾这些年》。“我觉得大陆人可能不了解台湾人在想什么,我就开始在自己管理的台湾小组写,然后自己顶。”

第一篇帖子先是写给台湾朋友看的,打消大家对于大陆脏乱插、不排队的担心。她更多的文章则是面向大陆网友,用简体字写成,分享自己在大陆的生活,对大陆与台湾异同的感受。她也曾发文感慨,太多人把两岸交流当成学术论文、辩论场地,而不是用自己的生活讲故事。真正让她喜欢上大陆的却是很多人告诉她“我高中时从来没有谈恋爱,我读的是整个县城最好的高中,每天要读书到晚上十点钟”。

在豆瓣上,经过一些争论,也随着她慢慢融入大陆,她的文章“刺”变少了,但这时又有大陆网友说“你把我们说得太好了,我们还有很多要改善的”,比如最近她发表的一篇点赞微信支付方便的文章就收到不少此类留言。

“台湾人写大陆,一定要拿捏一个尺度。”不过郭雪筠表示,总的来说她不喜欢一直看着别人的不好。“你到大陆前半年,抱怨环境差、人们插队,如果你来了这么久了,还在讲这些事情,我觉得你有点烦。”

有一天,她看到文章后有陆生妹子留言说,她在台湾学习,却始终和同学有点隔阂,因为她的文章,她有点明白台湾人了。还有人说,他因为文章想要把个台妹,求技巧……这让她突然感到自己经营豆瓣的意义。

“这些,是我这个笨蛋老百姓做过最成功的‘两岸关系’。”她在豆瓣上说。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富春路188号市民中心E座13楼 邮箱:stb@hz.gov.cn 监督电话:0571-87241352
杭州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版权所有
浙ICP备08004509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881号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